Vol.72 东京分舵初体验

Vol.72 东京分舵初体验

异能电台东京分舵主播:

Mitty(文化服装学院) 美第奇(武藏野美术大学设计情报学) 摩卡(文化服装学院) 羊喘儿(多摩美术大学情报设计学)

东京分舵第一期的封面图为艺术家Pierre Sernet的环球艺术项目《one》系列中的一张,背景为中国长城。

/one/

茶事之会为”一期一会"之缘,根植在日本茶道的仪礼里。 “一期”是人的一生,“一会”则意味仅有一次的相会。“one”系列里,摄影师Pierre Sernet利用立方框架作为茶室,在不同的文化背景和客人举行茶事。人生以及每个瞬间都不能重复,每次当付出全部的心力。诸行无常,当珍惜机缘,以诚相交。(官方网站作品介绍 http://pierresernet.com/one/)

东京分舵所有主播诚邀大家,一期一会。

这里是东京,每年都有数万人勇敢的结束自己无趣而又荒唐的生命。 摩卡住在只有一条铁路与东京市区连接的调布市,每天八点三十睁眼算起,他有14分钟时间到达车站。44分发车的区间急行,时刻表上到达新宿的时间是九点零六分,选择末尾的10号车厢,可以快速到达距离学校最近的都心口,这样从车站到达学校需要13分钟。学校的点名时间原则上是15分,但会在19分的时候有第二次的确认机会,根据摩卡的姓氏通常会在21分时叫到他的名字。也就是说,为了保证摩卡上学不迟到,列车误点不能超过两分钟。

Mitty几乎每周都会去看展。在东京,从国立美术馆到私人gallery,艺术展频繁到几乎平庸的地步。所以你必须谨慎选择,以免乱入一场以现代艺术为名的老年摄影比赛。相反的,并不是每一次展览都能遇见对的观众,Mitty在东京都现代美术馆就见证过一个尴尬的时刻。在一组互动式的作品中,空旷惨白的展厅中间立着一根实心长柱,上面写着“推倒它”。无数的日本人驻足停留,四处观望,甚至小心抚摸。但整整一个下午,美术馆里安静的如同荒无人烟的墓地。

羊喘儿似乎一直在喝酒。在阿佐ヶ谷的家里喝威士忌,在下北泽的bar里喝鸡尾酒,在吉祥寺的居酒屋里喝日本酒,在上野公园的秋千上喝罐装啤酒。但她并不是一个人在喝,整个东京都陪着她。公园长椅上的贫穷老头在喝,就着昨天剩下的鱿鱼和明天的朝阳。Livehouse里的叛逆男孩在喝,就着二手的效果器和二手的姑娘。高级料理亭里的上班族在喝,就着同僚的八卦和情人的大腿。东京,其实是在酒精中渐渐衣冠楚楚起来的。

美第奇来日本已经第三年了,可他从没有去过风俗店。他去不了吗?不,如果你真的想,别说是日文不错的他,就算是第一次来日本的游客也能找到把钱变成服务的地方。他没钱吗?不,他通过合法又合理的途径,一个小时挣得居然比风俗店的姑娘还多。唯一的解释是在他看来,这件事既不有趣也不合算。想想也是,在一个不管是布局结构还是制度规章都严丝合缝的盒子里,被以假乱真的妹子揉来揉去,怎么想都是一件尴尬无比的事情吧。

这里无趣而又荒唐,欢迎来到东京。

Vol.73 王受之老师聊英国脱欧

Vol.73 王受之老师聊英国脱欧

Vol.70 油画侠的修炼之路 管郁生专访

Vol.70 油画侠的修炼之路 管郁生专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