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5 日本摄影

本期嘉宾: 次埃(日本大学艺术学院写真专攻) 向首居(多摩美术大学广告写真专攻)

谈到日本摄影,角田阳平或许是一个无比微弱,却永远无法绕开的名字。

1935年出生的他,如同那个年代出生的所有人一样,战争与败降构成了最初也是最难以消解的记忆。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他之后的创作走向。1960年才通过美术团体“实在者”发表第一幅作品《私者、帝国》的角田,在日本摄影史上既不属于致力于摈除“形式化的写实主义”和“形式主义的现代主义”的vivo。也不具有之后出现,以《挑衅》发声而闻名的中平卓马等人那样通过失序和自我怀疑所带来的张力。角田更像是一个彻底的失语者,又或者说情绪泛滥者。他不介意采用被大众认为已经过时的“主观主义摄影”手法,同时却又是土门拳“绝对非演出的绝对快拍”、“相机和动机的直结”等理念的支持者。在1975年的《光画》杂志采访中谈及自己的创作意图时,角田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摄影对于我来说,既不意味着表达的权利。同时关于外部以及内在的呈现我也丝毫不在意。我并不认为自己身为拍摄者有记录或者创作的义务,同时被拍摄者也是一样的。但我也并不是所谓的“虚无主义”者,我实实在在的忠于当下以及记忆本身。

实在编不下去了,到此为止吧。角田阳平不过是一个在日本岡山县长大的普通小孩儿,最大的爱好是钓鱼和吃鱼,和摄影压根儿就没关系。而至于节目本身,不过是跟着羊老师的小纸条闲扯些和摄影有关的话题,其余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来自羊喘儿的补充: 节目里提到的用胶片相机翻拍数码相机拍摄的照片并以此进行多次加工的人是横田大辅!横田大辅!拍《鸦》的人是深濑昌久!深濑昌久!录完节目后瞬间意识到自己由于脑容量不足记错人名的羊同学,此刻正跪在搓衣板上。

封面图来源于一次彩色胶片暗房的冲印课堂。电脑修片时随手的鼠标滑动,暗房中需要数次的试印、计算曝光、调整色彩细节,以及反复的等待。虽然最终的产物依旧还是会沦为社交网络上被迅速划过的数字垃圾,但这样做的人,没有人计较这值不值得。(其次还是因为,暗房的氛围,实在太情色啦。)

封面:羊喘儿 文案:摩卡 主播:Mitty;美第奇;摩卡;羊喘儿